日本语言学校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76|回复: 1

日本东京江歌案:刘鑫日本法庭证词

[复制链接]

12

主题

25

帖子

72

积分

中专

Rank: 2

积分
72
发表于 2017-12-14 1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江歌遇害案:刘鑫日本法庭证词全记录!2017-12-13 18:17

东京地方裁判所426号法庭中,“江歌遇害案”已经进入第三天庭审。
在陈世峰律师前两天的辩词中,抛出了几个明显有利于陈世峰的说法:
1、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(陈世峰非预谋杀人)
2、刘鑫自己锁上了房门(唯一证人见死不救)
3、刘鑫和江母曾见过面(证人证言可信度低)
按照这些说法,陈世峰的犯行将被引导向“激情杀人”,甚至“自卫误伤”。
庭审第三天,作为唯一证人的刘鑫终于出庭作证,以下是她的日本法庭证词全记录:
法:法官
刘:刘鑫
法:为了作证专程从中国来的吗?
刘:是的。
法:杀人事件后,今年一月回的中国?
刘:是的。
法:回中国之后是第一次来日本吗?
刘:是的。
法:案发当日,和江歌在东中野车站见面,一起走回家的吗?
刘:是的。
法:到了门口你做了什么?
刘:我把铁门打开,先进去了。
法:进去之后呢?
刘:在路上告诉江歌要赶快换裤子,江歌说你先上去吧,我就跑进去了。
法:为什么要换裤子?
刘:因为打工时来了例假,弄脏了工作服,第二天还要穿的。
法:被告人说十月份你怀孕了,是真的吗?
刘:假的。
法:你和别人提过怀孕吗?
刘:没有。
法:你比江歌先进屋,你有钥匙吗?
刘:有。
法:进门后你做了什么?
刘:换了鞋子,跑进卧室,准备脱了内裤换衣服。
法:换衣服时发生了什么?
刘:听到门外有女生“啊”的一声尖叫。
法:大门外吗?
刘:是的。
法:听到声音时你在哪?
刘:在睡觉的床垫边上,准备换裤子。
法:你认为叫声是谁的声音?
刘:我意识到江歌还没进门,是她的声音。尖叫很短促,叫了一半被打断的感觉。这时裤子才脱了一半,就赶紧提起裤子想跑出去看发生了什么。
法:到了门口你做了什么?
刘:第一反应是开门,正常的开门。
法:门开了吗?
刘:开了一点被挡了回来。
法:一点是多少?20厘米左右?
刘:是的。
法:门被挡回的力量有多大?
刘:很大很猛,当时我吓蒙了。
法:门关上以后呢?
刘:我下意识又推了一次,完全推不动。我不停喊“三叔你怎么了?三叔你回答!(三叔是刘鑫对江歌的昵称)”,从猫眼往外什么也看不清,只看到走廊的一点光。
法:平时,晚上也能从猫眼看到外面情况吗?
刘:是的,很清楚。
法:外面有回应吗?
刘:没人回答。
法:你认为外面发生了什么?
刘:我脑海里有很多猜想,“被人捂着嘴拉走了”,“或者被人打倒了”,或者“是在开玩笑”。推不开门也看不到外面,于是想报警,就跑回卧室拿手机。
法:手机在卧室的什么位置?
刘:塑料储物箱上面。拿到手机马上就报警了,但是没有立刻接通,接通前我跑回门口,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并不断喊“三叔你怎么了”,想让她回答我。
法:大门锁上了吗?
刘:没有,只是自动扣上了。日本房门自动关上后,从室内和室外的把手,旋转都能打开房门,一般只有关闭后,内部再特意额外一个动作锁上,外部才打不开房门。如果仅仅自动关闭而没有房间内上锁的动作,凶手从室外应该是可以正常打开房门的
法:你没有在房间内锁上吗?
刘:没有。
法:没有对门外说“把门锁上了”?
刘:没有。我说的是“怎么把门锁了”,我认为外面有人和我闹呢。(疑点:如果闹是开玩笑的意思的话,怎么可能惊慌报警呢??
(此时法庭播放当天报警录音)
法:这个声音是你吧?
刘:是的,电话是我喊到一半接通的。
(录音中刘鑫用中文说:......把门锁了?你不要闹了。注:陈世峰律师认为说的是“你不要骂了”,由于杂音较大,存在争议)
日本的门如果在外面锁,一般需要用钥匙旋转,但是从室内可以看得出是否锁上,如锁上,仍然可以从内部用手简单解锁,所以外面即便上锁,内部也完全可以打开的
法:你还有没有听到其他声音?
刘:当时很紧张,在和警察说情况,没听到其他声音。
法:录音中有门铃和惨叫声,你都没听到吗?
刘:当时没注意到。第二次报警,是因为警察说“请放心,马上到!”,我坐在玄関口感觉过了很久,想催一下。
法:这期间一直坐在玄关那里吗?
刘:起来看过猫眼,但看不清,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。当时我告诉警察的都是自己的猜想,报警录音中都是我的猜测,我觉得如果不出点事,警察是不会来帮我们的,当时非常混乱。
法:第二次报警中,你说江歌突然被袭击了,实际上你没有看到吗?
刘:是的,都是我的猜测。
法:警察问你是怎么被袭击的,你说你不知道。
刘:是的,警察细问的时候我不敢说谎,就说不知道。
法:警察到达前你一直在房间?有没开门看外面的情况?
刘:是的,没开过门,我很害怕,只是从猫眼看。确认是警察到了我想开门,被警察制止了,直到警察让我开门我才开的,开门后江歌已经不在了。(猫眼能确认警察,但是无法确认同样是成年人身高的陈世峰和江歌吗?即便江歌倒下,陈世峰逃跑也应该能看到呀
法:9月初住到江哥家,她家有什么刀具?
刘:两把菜刀,黑色手柄的不锈钢刀,两把一样的。
法:为什么有两把一样的刀?
刘:以前江歌来我家一起切水果,觉的那把刀很好用,就在埼玉的一家店又买了一把,是搬过去后一起去买的。
法:在江歌家有没有见过水果刀?
刘:我们自己没有水果刀。凶器那把刀我没见过,更没有给江歌递刀。
法:陈世峰有隐形眼镜吗?
刘:只见到他戴过一次,在一起去奈良玩的时候。
(法庭提及江歌家三楼露台发现陈世峰留下的酒瓶)
法:通常他买什么酒?
刘:他不太喝酒,一般只买啤酒、梅酒。
法:买过威士忌吗?
刘:没见过。
刘鑫最后陈述:
江歌是我非常好的朋友,我很想见她,有很多话想对她说,有很多和他约好的事没有做。
之前和别的朋友去过江之岛,那天江歌打工没去成,我和她约好冬天去江之岛,从来没想过杀人事件会发生在我身边。
我最好的朋友被杀了,我就得很可怕。
庭审中,刘鑫情绪崩溃,当场哭泣。
希望凶手得到应有惩罚,善良不被辜负!

日本语言学校网,全日本语言学校信息大全。

12

主题

25

帖子

72

积分

中专

Rank: 2

积分
7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4 20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刘鑫极有可能说了谎,但再不堪,她也不应是江歌案的重点


一个证人在法庭上做证,控辩双方都不满意,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,只能说极有可能是这个证人在说假话。

江歌案进入第三天,12月13日下午,此案最重要的证人刘鑫出庭作证。

这是刘鑫首次以证人的身份出庭作证。当天,她被安排在东京地方裁判所的一间房间内,以视频连线的方式作证。

从刘鑫出庭作证的陈述,以及检辩双方的询问情况来看,刘鑫的很多陈述都无法让人信服,特别是关于是否锁了门?是否有人按门铃?为何要在报警时叫救护车?

在这几个问题上,刘鑫的回答完全无法自圆其说,以至于控方和辩方均不满意其陈述。

一个证人在法庭上做证,控辩双方都不满意,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,只能说极有可能是这个证人在说假话。

人又不是刘鑫杀的,她为什么要说假话?这就要了解此案的背景才能理解了。很有可能是,刘鑫在案发现场,基于自私或者软弱或者害怕,做出了一些很自私的行为。

比如,有一个网友的猜测可供大家参考:整个事件的过程很可能是,江歌作为刘鑫的仗义好友,出门替刘鑫阻挡了陈世锋,一言不合,争吵了起来,陈世锋推开江歌,去按门铃要求刘鑫开门,刘鑫不开,陈世锋大怒,在门外大声叫骂并威肋刘和江,刘鑫害怕在屋内反锁上门,并回应“门锁上了,你别骂了”。被江歌阻挡又被刘鑫无视激怒的陈世锋露出杀机,江歌不幸中刀倒下,目睹江歌在门外被害的过程后,刘鑫急忙中再一次打电话报警,并要求救护车快来……

虽然网友的猜测并不一定完全准确,但非常合理地解释了刘鑫在整个过程的行为和语言出现的情况。

以至于网上有评论称,原来刘鑫锁门是害怕陈世锋威胁,但又对门外的江歌安危不管不问;原来刘鑫知道江歌被害的整个过程,但却由于害怕责备而向江歌母亲撒谎当时不知情。

鉴于上述原因,再加上刘鑫在案发后对江歌母亲不管不问的一些行为,导致江母的反击和舆论的遣责,估计刘鑫在案发后到庭审前这段时间,都承担了极大的压力。

因此,在万众瞩目的庭审中,刘鑫小心翼翼地试图维护自己以前的说法,以极力挽回其形象,导致她在庭审中回答问题时,都有意地避重就轻和强词夺理,把所有问题都按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陈述,以致其证言漏洞百出。


这是对刘鑫在庭上陈述的表现比较合理的解释。

一般情况下,证人作证,只有在孤证的情况下,在证人受过专业训练并且只说1%的少量假话的前提下,才有可能巧妙地掩盖住谎言。但是,此案不具备这样的情况。

一是,刘鑫说了太多的假话,远远超出1%的警戒水平;二是此案有其他电话录音等证据存在,使证人说假话成功隐瞒事实的机会太太减小。

事实上,在有其他客观证据的情况下,一个证人要在法庭上当庭说谎的危险系数是很高的,由于报警电话的存在,直接导致刘鑫的言行前后严重不一致。

并且,很难合理解释不一致的原因,最后的结果并不能出现刘鑫想要的情形——对案发情况不知情,没有抛弃江歌。

刘鑫在国内遭受遣责的原因是,见死不救,危急时刻抛弃救了自己一命的江歌,并对江歌母亲恶言相向。她因此而受到了残酷的网络暴力,她也试图改变这种不利的局面。

显然刘鑫没有这么大的能力,局面并不能如她所愿。当庭控辩双方的质疑直接给了她重重的一击,她只能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。

刘鑫虽然可能是说了谎,但是她的证言争议部分对此案的基础事实并没有影响。

从前面了解到的事实来看,本案的核心问题是:陈世锋是否故意杀人了?是否有预谋地杀人?

这些刘鑫的证言应该都是肯定的,刘鑫也否认了自己递刀的说法。

上述公众关注的刘鑫证言几个争议的问题,都与这两个焦点关系不大。因此,不管刘鑫在这些问题上如何作证,如何撒谎,都对本案的定罪量刑应该还是影响不大。

虽然辩方的律师极力地把大家的焦点引向刘鑫,甚至可能推测出刘鑫提供了凶器这样危言耸听的猜测,并把这种猜测陈述为不能排除的合理怀疑,甚至是事实的辩解。

但这只是辩护律师的辩护技巧而已。辩护律师改变不了陈世锋杀害了江歌的事实,也无法证明刘鑫递刀是事实。

所以,在理性的陪审团和老到的法官面前,相信陈世锋逃脱不了最严酷的应有的惩罚。
日本语言学校网,全日本语言学校信息大全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日本留学费用|手机版|Archiver|日本风留学网|赴日本|日本语言学校网

GMT+8, 2021-5-9 15:1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