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语言学校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070|回复: 3

江歌案审判第四天:陈世峰陈述案情并回答辩护律师的提问

[复制链接]

12

主题

25

帖子

72

积分

中专

Rank: 2

积分
72
发表于 2017-12-14 15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江歌案审判第四天:陈世峰出庭陈述案情并回答辩护律师的提问

以陈世峰的辩护律师向陈提问及陈回答为主。
大家关注焦点是:在这起震动全中国的江歌案中,凶嫌陈世峰是否“蓄意”杀人
案情的具体经过是怎样的?
真的像辩护律师陈述的那样,是杀人未遂吗?
他去案发现场的目的是什么?是预谋杀刘鑫吗?

陈世峰否认了目的是杀刘鑫,也否认了故意杀江歌,说刀是刘鑫给江歌的,并且说:刘鑫推出了江歌。
陈世峰供述,当时刘鑫先上楼,自己有机会在她上楼及进入房门前杀掉她,但是自己没做,这足以证明没有要杀刘鑫的图谋。

律师:刀是谁的?
陈世峰:向刘鑫要钥匙的时候,刘鑫够不着,让江歌从从她包里拿出来,当时掉出来一个东西,可能是刀,但我不确定。

律师:你当天出门目的是什么?
陈世峰:不是为了找江歌和刘鑫,是去找投币洗衣店。我出远门都戴眼镜,但是那天没戴,说明我不是打算出远门。
陈世峰:去案发地那里是找江歌而不是刘鑫,找江歌的目的是希望消除误会,让江歌撮合我和刘鑫的复合,江歌的作用很关键。
陈世峰:我已经基本决定和另一个朋友合租了,如果再不复合,以后刘鑫回来会困难,所以着急深夜去她俩那里。

律师:你为什么买威士忌酒
陈世峰:在刘鑫的住处见过有酒,刘鑫说自己滴酒不沾,酒是江歌的,江歌喜欢喝酒,我不喝酒,希望买2个人的量就够了,不够了解酒的事情,当时在商店犹豫了好久。
(江母反应:他撒谎!)

关于案发经过的陈述:
陈世峰:我从刘鑫那里知道,刘鑫11点下班,江歌11点到家,江歌先回家。所以我等的是江歌而不是刘鑫,但是没想到她俩一起回来了。
当时她俩穿了全黑色和全白色的衣服,虽然没戴眼镜看不清楚,但白天见过,所以我知道是她俩。
刘鑫先进入门内。
江歌看完邮箱后,慢慢走向门口,江歌在拧把手,门半开到大约30厘米,当时江歌左半身在门内,右半身在门外的时候(疑点:这个姿势其实江歌是面向门外的),还说着话,好像是方言。
律师:这时候江歌啊的叫了吗?
陈世峰:没有
律师:说要叫警察了吗?
陈世峰:没有
律师:听到刘鑫说我叫警察了不要骂了这句话了吗?
陈世峰:没有听到。
江歌按门铃了吗?
没有看到按门铃,但是混乱中有可能身体碰到了。

陈世峰冲上去从后面拍了她的肩膀。
江歌啊的惊叫一声
陈世峰试图捂住江歌的嘴,但立刻又缩手,做了个嘘的动作
这时候刘鑫说:三叔你怎么啦。
江歌要回应,陈世峰要用右手去捂江歌的嘴,江歌往后躲,陈世峰右手掐住了江歌的喉咙,左手拉她,江歌反抗,抓伤了陈世峰的脸,混乱中陈世峰眼球被手指捣了一下,所以他一个手捂住了眼睛。
刘鑫说:三叔坚持住,我害怕,并推出江歌,锁上了门。
这句话陈世峰解释说,我一开始认为她是说“三叔坚持住”,后来仔细回忆,似乎是说“三叔接住”(刀)。

陈世峰:江歌转过身,挥刀刺向我。
(江歌母亲:撒谎!)
我(陈世峰)伸出左手挡刀
江歌刀换到左手
拿刀刺我
我眼皮下有被刺伤伤口
我抓住江歌左手,拳头状握住(不清楚他表述的是自己双手成拳头状握住江歌左手,还是一个手扣住江歌的手,两人的手成拳头状,如果是后者,就非常可疑,因为假如江歌握刀,就不可能和她对握成拳头状)。

江歌下吧受伤,她用手捂了一下伤口。
我两个手抓住江歌手
夺刀,掰不开手指,没夺到刀。
我可以掌控当时状况
没想刺她,但是怕被她刺,所以没敢放手
我准备固定她手,但江歌是反抗的。
也许江歌想挪动一下刀或没力气,
意外滑到她喉咙。
(听到这里江母痛苦的倒椅子上)
江歌直接倒下,速度很快,就像东西掉地上感觉

录音电话里有惨叫,这是怎么回事?
陈世峰:也许是将要刺入或者江歌预感将要刺入的时候发生的惨叫

陈世峰的律师反复确认了刘鑫,警方的电话录音中,在第1分37秒,48秒左右有门铃,50秒后没了。
录音电话中,警方问:有人按门铃吗?
刘鑫:可能是男的
铃声再响警方再次确认:有人按门铃吗
刘鑫:男的男的

陈说没按,并用反问的语气问:我为什么要按门铃?
他说也许江歌身体撞到门铃。

刘鑫简单介绍了江歌打工的状况。

日本语言学校网,全日本语言学校信息大全。

12

主题

25

帖子

72

积分

中专

Rank: 2

积分
7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4 2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陈世峰:刀插在脖子上的伤口上,把刀拔出来,伤口往外冒血沫状的,使劲往流,血流很多,用袖子按住伤口,当时自己很慌乱

陈世峰:想到有人在报警就觉得完蛋了这次彻底完蛋了,如果江歌还活着,肯定需要大量治疗费,父母经济状况不好,把他杀了,自己来承担这个责任

陈世峰回答父母经济状况:没有什么,都已经60多岁了,没有工作、失业,没有经济来源

陈世峰:有想过要逃掉,下决心把江歌杀掉1、2秒的时间

陈世峰回答造成这次事件最关键原因:我觉得我对恋爱、人际关系处理上有很大的问题,如果当时跟刘鑫分开,就不会有这件事情

陈世峰:写过好多次道歉信,但没有提交给法庭;爸爸妈妈给江歌母亲写了道歉信,署名是妈妈的名字;父母想代我向江歌妈妈谢罪

为什么爸妈没来法庭?提到爸爸妈妈时,陈世峰一直在哭泣,父母在住院;因为江歌也没能跟爸妈见最后一面,所以他们也不想见我,觉得自己也不能见

自己的孩子,对不起他们

最后还有什么想说的?陈世峰:想透过法庭,对于事件受害人刘鑫,杀人事件受害人江歌,说一声真的真的对不起,我此生都无法原谅自己,真的真的对

不起;特别是对江歌的妈妈,我无法用言语去表达自己的道歉,真的真的对不起

陈:我写过很多次道歉信,但没交给法庭。因为对我来说,这里是我唯一跟江歌母亲见面的机会,我想当面把道歉信递到她手上,想当面跟她说对不起。

陈泣不成声,背部发抖。陈的日本律师也当庭哽咽,一直用手帕擦泪。江母时而点头、摇头、没有太大情绪波动,看前方。
一位年轻陪审员似乎出现了情绪波动,擦眼泪。​​​​

陈:刀刃断掉了,我去拿刀刃,刀柄滑落。我绝对没有把刀柄扔在楼梯上。律师出示警方找到的刀柄照片,陈:和当时的刀柄完全不一样。这把刀柄看起

来非常干净。但刀柄当时很滑,应该有很多血。 ​​​​
刀可能被人处理并移动过。

检方:江歌10月14日曾告诉你,刘鑫怀孕了,你付了10万日元。你和刘鑫确认了吗?

陈:江歌来学校找我,我回家去取了10万日元。没有直接跟刘鑫确认过。 ​​​​

检方:为什么2日夜里你没跟江约好,就直接去她家,要咨询情感问题?

陈:这可能是中日不同的文化。日本人要先约定,我们中国并不需要这样谁去谁家。我不觉得江歌会拒绝我(不让我进屋)。
日本语言学校网,全日本语言学校信息大全。

12

主题

25

帖子

72

积分

中专

Rank: 2

积分
7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4 20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庭审至此,大约能看出陈世峰的辩护律师的策略是:尽量把责任推给刘鑫,并试图利用道歉,哭泣,眼泪,来获得同情。以此降低陈世峰可能的刑罚。
日本语言学校网,全日本语言学校信息大全。

12

主题

25

帖子

72

积分

中专

Rank: 2

积分
7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2-14 20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陈在谢罪发言中有一段话:日本是一个安全的国家,没想到最后却是自己给这个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,在中日两国都惹起大家的厌恶。。。
虽然也许是他乞求原谅的策略性发言,但日本本身比较安全的环境确实是真的,所以发生类似恶性案件,才会震动整个社会。
日本语言学校网,全日本语言学校信息大全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日本留学费用|手机版|Archiver|日本风留学网|赴日本|日本语言学校网

GMT+8, 2021-9-23 22:1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